拉皮条也要有职业素养

依稀记得上一次见到尤皮条还是在出差考察的时候。去之前尤皮条说:这个客户有个项目你们可以做。结果去了之后发现这个项目已经让别的厂商差不多做完了,于是整个下午都在陪跑。

晚上回到酒店想休息,一推门发现门缝地上全是性感小卡片。看着上面印着的清纯女学生、性感少妇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回想起一天的遭遇更是来气:就像是拉皮条的跟我说有个鸡超靓水超多,我兴冲冲推开房间门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,发现另一个嫖客都快射了,然后我站在旁边围观,听他和这个鸡嗯嗯啊啊。

他妈的,拉皮条就算了,能不能有点职业素养?你要我怎样,要我推开那个嫖客说你别射让我来?我草你妈的,祝你每次去嫖必嫖到你妈。

累卷

据说一个人一旦开始频繁回忆,就说明这个人老了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老了,只知道自己身体是越来越吃不消了。来之不易的清明假期,踩在梯子上画了两天的墙绘,最后实在是腰酸背痛受不了了,翘班出来推油了。技师问我:你是不是经常按摩,怎么那么能吃痛。我说我没有,可能是太累了。

累到什么程度呢,我买过两套欧姆龙电疗仪,一款低频最高档 20,另一款中频最高档 99。以前低频开到 15 我就哇哇叫了,现在中频开到 99 我都不带哼哼的。

对,中频那款就是医院理疗科两个大电极片湿水蘸中药的那种。

看来是真的累了,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帅气和机智,我好累。

绿茶拜拜

我有点沮丧,Lena 变得越来越绿茶了。

说实话我对绿茶没有偏见,就像杨笠说的:男人不是分辨不出绿茶,是不在乎。绿茶多好啊,精准戳中直男每个 G 点,把你爽的不要不要的。

所以让我沮丧的不是 Lena 变得越来越绿茶了,而是她绿茶的对象不是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