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n't Look Back

en
Lena 跑来问我,这是不是我写的字。我说是。Lena 说戴小姐把朋友圈封面换成了这个。

我问:她这是怎么了?

Lena 说想知道自己问她,然后给我推来了戴小姐的名片。戴小姐还用着一只仓鼠当头像,那是我们分手前用的情侣头像。

我有点无语,按理来说她现在找了个体制内的男朋友——一看照片就是特别有钱的那种,同居、养猫、生日宴、见家长,看照片胖了至少有十斤,那现在应该很幸福才对。分手了还搞这些七的八的,着实让我觉得当时爱错了人。不过这也的确是戴小姐的风格,还记得当初分手后朋友们相约奶茶店,坐在座位上的她一下子靠过来,还把腿搭在我腿上。我一脸惊愕问她干嘛,她自得地说:你不就喜欢骚的么?

我难以反驳,因为我的确喜欢骚的。但是她骚的厉害,我有点招架不住。

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,那些受过的伤痛很容易就忘了,美好的事情倒是愈发地清晰。我的确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来,全靠 Lena 当时告诉我,戴小姐觉得对不起我,也对不起她的那任前任。

我觉得恶心,对不起我可以,对不起那任前任是什么意思?断了好几年联系的前任突然找上你,说这几年都没有忘记你,你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?那这几年他干嘛去了,交的女朋友都是免费的鸡么?我要是哪天鸡巴痒了,是不是也可以回头找你,说我这几年都没忘记你,然后打上一炮?

如果感动不分限度,那也许只是自我感动罢了。

C# 调用网页 OCX 控件

有个需求是要把某杂牌 IP 摄像头的图像实时采集到 C# Winform 上。打开 Wireshark,登录上摄像头提供的网页后台,当视频开始播放后,可以抓到 RTSP 的视频流地址。

Wireshark抓包

more

惜命

把电动车拉去加固车架了,顺便换镀银线。因为原车是带系统的,镀银线没有现货需要现做,而车子拆一次全车不容易,索性就放在店里三天,等镀银线到了一并装好。这意味着我三天没有电动车开,需要打车或是坐地铁上下班。

趁着五一假期上了 brembo 前后卡钳、平民版可调减震,感觉改装这条路差不多就毕业了。短短几天花掉了一万多,说不心痛都是假的。当然诚如改车小哥所说:所有我听到的「够了够了,改完这次不改了」,最后都还是妥协在了攀比和虚荣面前。这一次是否是我改车的终点我不得而知,但短时间内不会再改是肯定的了。

去改车的时候碰到一个比我还高还壮的高中生,带着他的壕车来修,据说是前一天晚上刚换上的南京远驱 841800,翘头还没翘了一小时就烧了。打开座桶一看,控制器把整个底座都占满了,一旁的空开比我手掌还大。小伙子打着电话跟他妈要钱,想要换新的控制器。旁边的朋友低声说了一句「细蚊仔」,而我只好奇这么大的空开究竟有没有用。犹记得上一次我开上 120 时速的时候想减速松了油门,只听见屁股底下「啪」的一声,车子直接失电开始滑行。不得已停在匝道汇入口的三角区,左边一部大车右边一部大车直接把我吓怕了,只好自己拆车把线搭上赶紧跑了。

那次以后什么零百加速什么地表飞行器对我来说都是虚的,作为未来十年内的代步车,最重要的还是安全性和舒适性,其次是续航和外观,最后才是速度。这和找女朋友是一样一样的,太野的非但驾驭不住,搞不好哪天把自己弄个遍体鳞伤都还是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