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限一拖五

谨以此文纪念我被盗的六个电瓶。


依稀记得那是 2017 年秋,刚回到绿城不久的我借了检测的电车,打算用上两星期。检测跟我说:我出差这段时间,你可得把我的宝贝电车看好咯。检测拍拍电车坐垫,满脸的不舍:这部电车买来那么久,可是一个妹儿都没有载过的。

告别了检测,当晚我就接到妹儿的电话,要我去她家喝酒。我约摸着晚上八成回不来了,就把电车停在通信大厦底下,心想着这儿的保安通宵在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锁了车头进了地铁,我就奔妹儿家去了。

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在妹儿床上迷迷糊糊醒来,和妹儿吃了午餐我才依依不舍地回去。取电车的时候插钥匙一拧电门,仪表盘毫无反应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一翻电车坐垫,几个螺丝全给我卸了,带着螺母齐齐整整地躺在里面。再一翻坐垫底下,车里面电瓶全没了,电线都给我扯了。回头一看保安亭,保安正在低头打着游戏。

妈妈的。我骂道。

我掏出手机给检测打电话:你电车是多少伏的电瓶来着?检测说:72V,咋了?我说:没咋,你好好检测去,全省路桥的质量就靠你保障了,回来带你喝花酒。

挂了电话,我懵了好一会儿。通信大厦虽然在地铁口旁边,但周围碰上旧改,一个电车铺子都没有。我顶着大太阳打开百度地图搜索电车铺子,一个接一个打电话过去。打到第三通,对面终于表示愿意拿着二手电瓶过来给我凑合着装上,开到店里再做打算。

半晌,电车师傅终于开着三轮车运着电瓶过来了。

电车师傅说:我只带了5个电瓶,开到店里应该没问题。师傅拿出剪线钳和螺丝,几分钟就把电瓶装好了。我开着电车慢悠悠地跟在电车师傅后面,龟车1龟车,终于名副其实了。

你碰上这小偷还蛮有职业道德的。电车师傅跟我唠嗑道:至少螺丝啥的都留给你了,我见过别的电瓶被偷的,后轱辘都给卸了。

我无语:这车还是我借别人的,就停了一晚上,电瓶就没了。周立齐2不还在牢里坐着嘛,咋就遭了这。

电车师傅忍着笑:抓了周立齐,还有赵钱孙李立齐。你干啥去了停在那儿,那安保松的很,晚上估计都在睡大觉。我说:这不是昨晚和妹儿喝花酒嘛,想着不会开车了,就停那儿坐地铁去了。师傅问:是你妹儿啊?我说不,是别人妹儿。

电车师傅沉默了一会,说:你看,你偷别人妹儿,别人偷你电瓶,这叫报应。不过盗亦有道,这小偷待你还是不错的。

我说:我不这么想,您看哈,留给我这些东西,那不是等我把电瓶装好,日后有缘再偷么,就像我昨日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那不是为了明日、后日、下一日么。万一头一日就日上头了,那岂不是原地爆炸,车都得换了。

电车师傅笑了:小伙子有文化啊,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,985 大学生吧?我摆摆手:C9。

电车师傅:你电瓶都被人偷了,还有心思在这里插科打诨的,心态挺好啊。我说: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乍一看我电瓶被偷了,长远看来反而提升了我的防盗意识。再说了,电瓶被偷我不怪那小偷,怪就怪我看不紧。就像我偷别人妹儿,能怪我吗,怪就怪那人没看紧呗。

电车师傅叹了口气:有文化吊儿郎当。我虽是一介电车师傅,小学没读完,家里的书也是读了不少的。古书有云:绿人者人恒绿之,说句难听的,社会风气就是被你们这样的后生仔败坏的。

我说:我本来也是个好男孩来的,奈何初恋就被人绿了,给我整得死去活来的。后来我想明白了,宁可我绿天下人,毋教天下人绿我。离谱的是绿我那人当时还是我朋友,QQ 名字还叫盗跖。您知道盗跖吧?就说出盗亦有道的那家伙,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弟。

电车师傅:《庄子·外篇·胠箧》。

我: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若圣人真有这么圣,怎么还被偷了妹儿?

电车师傅感叹:老王不可怕,就怕老王有文化。

我:后面我想通了,什么绿不绿的,去他妈的。人家给不了妹儿的关爱,我来给,这么说我也是个博爱之人,是半个圣人。

电车师傅:所以你那初恋,你不但不恨她,反倒是她让你醍醐灌顶、茅塞顿开。

我:恨嘛那当时是恨的。不过就像您说的,绿人者人恒绿之。这不,后来那男的脚踏三条船,把她给绿了。所以偷我电瓶的,迟早也得死个妈。

杀妈精英不请自来
一路唠着嗑到了电车铺子,师傅问我要换好点的电瓶还是差点的。我说:好点的。师傅说:这电瓶,加了稀土的,贵是贵了点,好用。

师傅把稀土电瓶拿来,往电车上一装,我试着开了开,这车马力比之前还足。

电车师傅:小伙子,我算是明白了,乍一看电瓶被偷了,实际上换了个更好的。

我:的确是这么个道理,电瓶的离开,是小偷的追求,还是我的不挽留?分手就分手,下一个更长久;拜拜就拜拜,下一个更乖。师傅,这组电瓶多少钱?

电车师傅:1000块。

我:草他妈的,这下一个有点贵。


  1. 电动自行车的一种,外观仿本田龟王摩托车,圆润如龟壳,故名龟车。
  2. 打工界方面……打工系不可能打工的,界辈几不可能打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