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
Lena 跑来问我,这是不是我写的字。我说是。Lena 说戴小姐把朋友圈封面换成了这个。

我问:她这是怎么了?

Lena 说想知道自己问她,然后给我推来了戴小姐的名片。戴小姐还用着一只仓鼠当头像,那是我们分手前用的情侣头像。

我有点无语,按理来说她现在找了个体制内的男朋友——一看照片就是特别有钱的那种,同居、养猫、生日宴、见家长,看照片胖了至少有十斤,那现在应该很幸福才对。分手了还搞这些七的八的,着实让我觉得当时爱错了人。不过这也的确是戴小姐的风格,还记得当初分手后朋友们相约奶茶店,坐在座位上的她一下子靠过来,还把腿搭在我腿上。我一脸惊愕问她干嘛,她自得地说:你不就喜欢骚的么?

我难以反驳,因为我的确喜欢骚的。但是她骚的厉害,我有点招架不住。

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,那些受过的伤痛很容易就忘了,美好的事情倒是愈发地清晰。我的确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来,全靠 Lena 当时告诉我,戴小姐觉得对不起我,也对不起她的那任前任。

我觉得恶心,对不起我可以,对不起那任前任是什么意思?断了好几年联系的前任突然找上你,说这几年都没有忘记你,你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?那这几年他干嘛去了,交的女朋友都是免费的鸡么?我要是哪天鸡巴痒了,是不是也可以回头找你,说我这几年都没忘记你,然后打上一炮?

如果感动不分限度,那也许只是自我感动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