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稀记得上一次见到尤皮条还是在出差考察的时候。去之前尤皮条说:这个客户有个项目你们可以做。结果去了之后发现这个项目已经让别的厂商差不多做完了,于是整个下午都在陪跑。

晚上回到酒店想休息,一推门发现门缝地上全是性感小卡片。看着上面印着的清纯女学生、性感少妇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回想起一天的遭遇更是来气:就像是拉皮条的跟我说有个鸡超靓水超多,我兴冲冲推开房间门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,发现另一个嫖客都快射了,然后我站在旁边围观,听他和这个鸡嗯嗯啊啊。

他妈的,拉皮条就算了,能不能有点职业素养?你要我怎样,要我推开那个嫖客说你别射让我来?我草你妈的,祝你每次去嫖必嫖到你妈。